安西米尔达

日记②

今天看了有关校园暴力的文章。有些指到,若是欺凌者已经受到了惩罚,那么是否,可以和解了呢?

因欺凌者“年纪还小”就可以说是“不懂事”了吗?

这让我第一次,感到尤其的愤怒。当然了,我只是站在被欺者的立场罢了。

小学二年级时,那时候的我还算开朗,成绩也排在前面,可突然有一天,有这么一群男生找上了我。他们嘲笑着我父母给予我的名字,在课上进行于类似人生攻击的举动,甚至体育课上叫几个高年级男生一团把我围住,揍我。

我的朋友看见了,她劝我报告给老师,他们就不会来打扰我了。事实上,真的是那样吗?

我最终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,为什么?

我不知是怎么回事,我年小之时就会知道,在学校是不能打小报告的。因为你一告,全班人都知道是谁,他们不会制止的,只会变本加厉。

那件事以后给了我很大的影响,我变得沉默,变得扭曲,我成为了另一个人。

“我会记得的,永远。”

我以这样的承诺,度过了我剩下的小学生活,也包括现在他人的一句“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啊。”

而我最终变成了别人的茶余谈资。

标签: 抑郁症 日记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1)
热度(5)
©安西米尔达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