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西米尔达

日记(26)

又被奶奶说了。
“不读书有什么用!”随后我打了她一拳,“有本事告诉你妈妈,看看苔怎么说!”
谁都奈何不了我,你又有什么用呢?

玛德 因为没有时间拿药 所以出现了反应.

睡不着!!!

“听叔叔说,我可以医好你的病……”

怎么,现在的阿猫阿狗都可以治疗心理疾病了?!

日记(25)

啊啊 什么时候这痛苦才会消失
我的狂妄自大的叔叔又说了:“等你的同学初三毕业,你怎么办?”
哈哈哈哈,原来我做的一切都是错误的!

——“你疯了。”

就这样,我所遭受的痛苦——都烟消云散?!逗我呢!

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那一刻,我真想掐死她。

日记(24)

可能是因为断了药的关系吧 母亲和我说:“已经不用再戴牙窟了。”(我之前一直不喜欢这么做)
但我的内心是恼羞成怒的,我之前做了那么多,结果你告诉我可以不用戴了?!

——就像我以前做的一切,都被我的母亲推翻了。

日记(23)

期考完毕。

前几天,叔叔说:“你没有朋友,和人家多说说话、多笑笑,抑郁症就好了。”
我没有愤怒,而是嘲讽地笑了笑。

——啊,你终于露出本性来了。

下一页
©安西米尔达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