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西米尔达

日记⑥

心理医生和我说:“你能原谅你的父母吗?毕竟这已经过去,只有这样你才会好起来。”

我果断地说:“不可能。”因为,我活在过去。

而我的记忆,也才不会消失啊。

日记⑤

今天又被人说要做一个乖孩子,你只有上学我们才安心。

我也是很累的,难道我不上学你就安心不了吗?

不是每天我重复几遍看似玩笑话的“好想去死”就认为我做不到。事实上,要是没出什么意外,我都想在你们其中一个去世之后,一跃算了。

日記④

陆陆续续请了很久假,被妈妈追問问了。

“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毕业。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候才能上学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直到现在,我才知道我不能遵守我的诺言,我只是个傻子。

“你究竟为什么会不想上學学呢?”自称得过抑郁症的叔叔这么问我。

虽然我觉得不是真的。

可是,我为什么要一次次揭开伤疤,触碰那血淋淋的现实。

我那无知的家人,

那无能的我。

日记③

又反悔了。

我再一次把明天延长,只为“放松一下”。

母亲说:“是我以前不好,我错了。你觉得对自己舒服的方式是什么,说出来,我都会满足你的。”但我并没有高兴,甚至毫无感觉。因为,我已经把药吃了。

我想要的回答并不是这个,只是一句“我陪你。”有这么难吗?

用平时你对外公的态度对我,不行吗?

日记②

今天看了有关校园暴力的文章。有些指到,若是欺凌者已经受到了惩罚,那么是否,可以和解了呢?

因欺凌者“年纪还小”就可以说是“不懂事”了吗?

这让我第一次,感到尤其的愤怒。当然了,我只是站在被欺者的立场罢了。

小学二年级时,那时候的我还算开朗,成绩也排在前面,可突然有一天,有这么一群男生找上了我。他们嘲笑着我父母给予我的名字,在课上进行于类似人生攻击的举动,甚至体育课上叫几个高年级男生一团把我围住,揍我。

我的朋友看见了,她劝我报告给老师,他们就不会来打扰我了。事实上,真的是那样吗?

我最终没有告诉任何一个人,为什么?

我不知是怎么回事,我年小之时就会知道,在学校是不能打小报告的。因为...

日记①

啊,失败了,我没有再像以前一样鼓起勇气上学了。

毕竟,我的起因就是学校嘛。所以,求求你,哪怕只有一天,让我休息一下好吗?

“求求你了。”

“怎么了,学校里有什么不顺心的事吗?”

“什么也没有。”

下一页
©安西米尔达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