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西米尔达

就这样,我所遭受的痛苦——都烟消云散?!逗我呢!

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
那一刻,我真想掐死她。

日记(24)

可能是因为断了药的关系吧 母亲和我说:“已经不用再戴牙窟了。”(我之前一直不喜欢这么做)
但我的内心是恼羞成怒的,我之前做了那么多,结果你告诉我可以不用戴了?!

——就像我以前做的一切,都被我的母亲推翻了。

日记(23)

期考完毕。

前几天,叔叔说:“你没有朋友,和人家多说说话、多笑笑,抑郁症就好了。”
我没有愤怒,而是嘲讽地笑了笑。

——啊,你终于露出本性来了。

日记(22)

明天就是期考。
我被母亲指责:“你这样考试有目的吗?即使是差的高中,也是需要分数的。”
“怎么,你认为我连一所差的高中都考不上,是这个意思吗?”
还是说,我不应该休学喽。

到头来,无论是你还是父亲都是一样的。

回看从前的,好甜啊

我想对父亲说的话

日记(21)

今天看了一集综艺节目,颇有感触。

平时,说到什么父爱母爱的,我想的却是我的母亲。

我曾经是很爱我的父亲的,可是一次次的付出,他做了什么?

——他否定了我的一切。

在他心里,我可能是个学习艰苦而辍学,还有叛逆心理的白眼狼疯子吧。

所以我之前爆发了。

日记(20)

头疼极了
最近 好像身体变差了 真讨厌

下一页
©安西米尔达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