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西米尔达

日记⑧


发烧两天,父亲来看望我。
也许是因为生病的关系吧,让我的自制力全部化为虚有,也让我看清了父亲的真面目。
他给的我是一个重重的巴掌:“如果不是我养你,你还会是现在这副样子!”
现在,哪副样子?我的一切一切都被你们毁了,那还给我谈现在!所以我说:

“好啊,那我就去死吧。”就不会变成累赘了。

“去死?你有脸说?书不读,自杀是那群神经病、疯子、不学无术的人才做的事。口口声声说很困难,我见到的比你多,黑社会,或是枪,哪样不比你强?如果你那么想死,我就把你打死好了,毕竟你是我的女儿。”

过后,母亲哭着劝我:“过去了,都过去了,你爸爸是因为爱你,他错了,放下吧。”

可是,我活在过去啊。
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(5)
热度(4)
©安西米尔达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