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西米尔达

日記④

陆陆续续请了很久假,被妈妈追問问了。

“我只希望你能好好毕业。你能告诉我什么时候候才能上学吗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直到现在,我才知道我不能遵守我的诺言,我只是个傻子。

“你究竟为什么会不想上学呢?”自称得过抑郁症的叔叔这么问我。

虽然我觉得不是真的。

可是,我为什么要一次次揭开伤疤,触碰那血淋淋的现实。

我那无知的家人,

那无能的我。

标签: 抑郁症 日记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3)
©安西米尔达 |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