安西米尔达

日记③

又反悔了。

我再一次把明天延长,只为“放松一下”。

母亲说:“是我以前不好,我错了。你觉得对自己舒服的方式是什么,说出来,我都会满足你的。”但我并没有高兴,甚至毫无感觉。因为,我已经把药吃了。

我想要的回答并不是这个,只是一句“我陪你。”有这么难吗?

用平时你对外公的态度对我,不行吗?

标签: 抑郁症 日记
上一篇 下一篇
评论
热度(5)
©安西米尔达 | Powered by LOFTER